可疑中国中介推进美国产子的旅游业–第三部分:可能的美国政策回应

这个系列主要讨论可疑中国中介推进美国产子的旅游业:

第一部分是对中国金融新闻网站:第一财经网关于对这些中介调查报道的英文翻译。

第二部分谈论香港与这个问题的斗争。

第三部分谈论可能的美国政策回应。

总结第一财经网站的报道,香港打压大陆产子旅游业可能会增加目前的美国产子旅游业。而且已经有一些中国的中介,他们设有多处中国办公室,指导准妈妈以作假的方式申请美国旅游签证,隐藏他们怀孕的事实。有的中介在美国居民区里设有“月子中心”,这些妇女将在这里生活四个月等待生产然后进行身体恢复。这些中心是中国传统坐月子的21实际的迂回产物,中国的产妇在生孩子后需要在家调养一个月。有一些中介由于违法使用土地或无照经营被投诉而导致关闭。这些妈妈自费支付医疗,或月子中心培训她们如何对他们(和未婚夫)的移民身份撒谎来达到符合医疗救助的目的。

关于为何这些妈妈要在美国产子的洞察

第一财经网站对中国产子旅游业的报道极具代表性,他们的动机也可能会让美国人大吃一惊。他们一般都是相对富裕的人群,并不打算在美国居住。这项事实与纽约时报(2011)和华盛顿邮报(2010)的报道是一致的。

这些母亲并不会滞留在美国,而是带上他们的孩子一起回到中国,他们大多数人都要长期隐瞒孩子的美国公民身份。中国不接受双重国籍,所以如果被发现,孩子的中国公民身份将被撤销。孩子需要申请中国签证。他或她将不具备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及在公立学校就读同等学费的待遇。孩子将不具备可以在政府或国企单位任职的资格(更别说入党了)。而且也会同其他的外国人一样,受到拥有商业和房产的限制。

那为什么在美国生孩子?第一财经网站的文章提到有些人是为了钻中国法的漏洞:出生在国外的孩子不受计划生育的管控。其他人是为了他们的孩子将来能享受美国的高等教育。而且还有一个很普遍的想法,拥有外国护照,对于将来中国潜在的政局不稳,也可以是一把保护伞。这与时报和邮报的文章是一致的。我还要加一条,有些父母认为孩子拥有外国护照,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严重的违反移民法

根据第一财经网站的报道,违法产子旅游业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妈妈“误解了”美国的法律。但是文章本身误解了妈妈违法的严重性:“一般来说,打算赴美生子的准妈妈们都 具有有效的签证。他们在美国所做的是违反了身份,而不是违法。”邮报的文章中引用–毫无疑问–中介也发表了类似的陈述:“我们不鼓励妈妈去违法–只是对其充分利用–就像不守交通规则。警察可以对你罚款,但是这并没有犯法。”

这是不对的。中介培训准妈妈们在签证申请中对他们赴美的目的作假,然后对机场的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检查官们也撒谎。

这些虚假陈述,一旦被发现,这些妈妈们将永远不再符合签证的资格(也有少数的例外情况)。作为在中国工作的美国移民律师,我已经为一些向美国政府撒谎后被发现的家长提供了建议。结论:他们出生在美国的孩子是美国公民,但是父亲却永远被禁止入境美国。

这些虚假陈述也属于联邦犯罪。

  • 签证申请表格、支持证明文件和对领事官说的证词都将受到伪证罪的制裁。任何申请人故意提供虚假信息可以被判入狱最多5年。18 USC 1621, INA 287(b).
  • 任何非公民,通过故意作假、或可以使人误解的阐释、或故意掩盖材料的事实企图或已经入境美国,将被判入狱最多2年。INA 275(a).
  • 任何人在明知和故意做虚假陈述,或在签证申请或入境美国中制造或使用任何书面信息,将被判入狱最多5年。18 USC 1001

中介也将受到同样的惩罚,关于外国人偷渡、怂恿非法外国人入境及藏匿,将收到更严厉的惩罚。据美联社,目前有一个台湾男士正在接受由于在美国北马里亚纳群岛隐匿中国孕妇旅游业的审判。

有可能可以合法的获得签证来寻求美国的妇产服务

第一财经网站的文章中没有提高的一个方面是解释赴美寻求妇产服务获得合法签证的可能性。

国务院的政策阐述了赴美寻求医疗符合旅游签证(B1/B2)的关键要求是:

  • 申请人必须具有在美国医疗机构的详细的治疗计划
  • 申请人必须具有资金能够支付机构对治疗的预期费用
  • 申请人必须向领事官证明在结束美国的短期行程后,她会回到她在国外的永久居住地。

与上述相符,一位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官员告诉邮报,“你不能因为知道他们是去美国生孩子而拒绝她。”

根据美国商务部,内地的国际医疗旅游业每年的产值为10万美元。病人往往被知名的美国医院提供的高水平服务而吸引,如克利夫兰诊所、哈佛、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疗中心、约翰霍普金斯和梅约诊所。这些医院关于这方面服务的利润非常巨大。

有些中国妇女有正当的理由去美国。譬如,通过知名的美国医院进行医疗。还有那些美国公民的孩子的配偶,想在生产和恢复的时候跟亲人在一起。

美国政府应符合对应这些中介?

与香港对大陆产子旅游业的强烈反应,相比较之下,美国的反应则几乎没有。

如果真如第一财经网站所说,可疑中介利用这些中国妇女对美国法的误解,那么国务院要做的下一步就是出面警告这些中介避免去做违法的勾当,并解释可能合法获得签证赴美寻求妇产服务是有可能的。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及美国驻上海广州领事馆的网站上对该问题还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国务院需要将其自身的信息及机场的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提供给那些持旅游签证要入境美国的信息相结合。事实上,海关的网站曾经说过“企图入境美国生孩子不能成为旅行的有效原因。”最近,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更新了他们的网站,保持与国务院的政策一致,关注准妈妈是否有足够的资金能力用来支付在美国的医疗服务,及其短暂停留后是否打算回到她国外的永久居住地。

当然并非所有的这些妇女都被中介蒙蔽了双眼。有些人知道这是违反美国的法律。(从他们的角度来讲,违反这项美国法的道德性与违反中国人口法的道德性是几乎没有区别的,就像计划生育政策或户口法,限制内部移居)。应当对可疑中介采取适当的处罚,就像目前北马里亚纳群岛的案子,即使有些妈妈明知违法。杀鸡给猴看,用到此处真是在恰当不过了。

美国国务院和国土安全部也应该主动与中国政府联系,对其法律的实施给予协助来对抗中介的非法活动,就像香港与北京的中央政府联系一样。

最近,关于与生俱来的公民身份(贬义的术语称“落户婴儿”)的辩论在美国风行。如时报的文章中指出,一些政党领导人打算改变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即任何出生在美国的婴儿具有公民身份。“这感觉像是用冲锋枪打蚊子”,美国进步中心的Angela Kelley对时报说。香港近期采取措施的成功证明了美国有办法可以不用修宪而解决相关的法律滥用行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